一个乞讨的老人

冬至的前一天,一场小雪降临了古城。雪花不仅给人带来了惊喜,也带来了寒冷。人们纷纷穿上羽绒服,捂着口罩,戴着帽子,围上围巾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外面冷,屋里也冷,坐在暖风下还感到有些凉意。正准备工作,门被推开了。一位乞讨的老者破门而入。我抬起头,随口说了句:怎么又是你?此话一出便有些后悔。外面寒风凛冽,不到万不得已,谁会去沿街乞讨?听见我的话,她也再没往里走。嘴唇动了一下,不知说了句什么,就伸出右手,站那儿不动了。

这位老人我认识,她和另外几个乞丐经常光顾这里。近日,她至少来过三次。每次来,我都会给她几毛钱,再给拿些吃的。

今天,我还是像以往那样拉开抽屉,去找平时攒下的毛毛钱。翻来翻去也只有两毛钱,感觉太少。又打开了自己的钱包,搜出了三毛钱。我拿着五毛钱来到她身边,亲自递到了她的手里。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观望她。她左手拄一根拐杖,上身穿件黑色大襟棉袄,下身穿着一条免裆棉裤,头顶一块老式方头巾。浑浊的眼珠,干瘪的嘴唇,核桃皮似的脸。看见她,我突然想起了祖母。三十年前我的祖母也是这样的装束。有所不同的是比她的脚小。看容貌,她至少有八十岁。我的心颤了:她与我的父母同龄。应该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,可她为什么要沿街乞讨呢?我忍不住问了一句:大妈,你的儿女呢?他们都不管你吗?

她说家在眉县,由于太穷,儿女们都出去打工了。家里就剩她一个,没人管,又干不动农活了。只好来到城里,白天乞讨,晚上与别人合租着住,这样起码饿不着。听到这儿,我只想哭。八十岁了,还要在冰天雪地里为填饱肚子而奔波!

我转过脸,忍了忍即将溢出的泪水。让服务员拿了两个馒头给她,她双手合一说了声谢谢。我又问她:有杯子吗?给你倒点开水,暖和一下,今天太冷了!她摇摇头。我去拿了一个茶杯,准备给她倒开水。她对我摆摆手:不要,不要!我出门不喝水,因为上厕所还要钱呢!说完,她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这次,泪水再也忍不住了。我揉揉眼睛,对她说:慢点走,路滑,不行就早点回去。她哦了一声,回过头说了句:今天吃的有了,还得要房租呢。泪水再次溢出了眼眶。我站在寒风中,望着她颤颤巍巍,渐渐远去的背影,心里有种难言的酸楚。

她走后,我突然想起再给她些钱。忙从钱包里抽出十元钱跑出门外,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。第二天是冬至,我一直望着门外,希望她能出现。饭盒里有为她留的饺子,还有那十元钱。可是,两天过去了,她再也没来。也许是那句:怎么又是你?刺痛了她;也许是天太冷、路太滑的缘故。

两天来,我的心一直无法平静,一直处于自责与后悔之中。可是,自责、后悔又有什么用呢?明天就是平安夜了,愿慈祥的圣诞老人能送她一份礼物,愿她能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个冬天。

五十玫瑰原创 pp905309437 2012。12。23

About admin

Check Also

马小娟国画艺术

马小娟简介   女, …